大股东被迫卖股偿债 亚太药业造血能力堪忧


因与多家银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亚太药业(002370.SZ)大股东所持公司股份再次被挂网拍卖,以清偿债务。

近日,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新增三笔关于亚太药业股权的拍卖信息,分别是浙江亚太集团持有的公司4.66%股份、0.75%股份以及绍兴柯桥亚太房地产(下称“亚太房地产”)持有的公司2.98%股份,都将于10月中旬进行拍卖,起拍价共计2.4亿元。

亚太药业是浙江绍兴一家化药企业,主营抗生素类和非抗生素类普药,以及少量原料药和体外诊断试剂。亚太房地产为亚太集团全资子公司,二者位列亚太药业的前两大股东。

所持股权被拍卖偿债,这在亚太集团已非首次。9月5日,亚太集团所持有的公司1.86%股份与亚太房地产持有的公司0.47%股份已在网络平台拍卖,一个用户名为冯家希的买家以7171.5万元竞拍成功。

自子公司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新高峰”)离奇失控之后,亚太药业接连遭遇巨额亏损、股价闪崩,大股东也因股权质押爆仓,陷入一系列债务纠纷的泥潭。

“虽然上海新高峰已按照相关规定变更法人并办理了工商变更手续,但我们实际已经失去对它的控制,将它剥离出表。”9月17日,亚太药业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正在进一步核实上海新高峰的债权债务,清查资产。

继2019年度巨亏20.69亿元之后,2020年上半年,亚太药业实现营业收入2.58亿元,亏损5428.69万元。如若今年仍然无法扭亏,亚太药业的股票或将被ST。

子公司失控残局

亚太药业眼下一系列危机的导火索源于与上海新高峰那场貌合神离的“联姻”。

上海新高峰是一家从事CRO(医药研发外包服务)的企业。2015年,主业萎靡的亚太药业试图通过资本运作实现翻身,以9亿元现金收购Green Villa Holdings Ltd.(下称“GVH”)持有的上海新高峰100%股权。在此之前,任军通过控制GVH,为上海新高峰的实际控制人。

收购完成后,因上海新高峰业务保持独立运营,基于GVH做出业绩补偿承诺,任军对业绩承诺等承担连带责任保证,为满足其经营决策效率诉求,亚太药业在收回所有对外投资、融资(包括抵押、担保等)权限的情况下,保持上海新高峰原核心管理层不变,任军仍担任上海新高峰董事长、总经理。

交易对方GVH承诺上海新高峰2015―2018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85亿元、1.06亿元、1.33亿元和1.66亿元,任军对上述业绩承诺承担连带责任保证。

2015―2017年度,上海新高峰分别实现净利润1亿元、1.08亿元、1.45亿元,均超额完成业绩承诺。到了2018年度,公司仅实现1.46亿元净利润。虽然未能完成当年的业绩承诺,但因其在4年间累计实现的净利润达4.99亿元,整体完成率101.71%,无需进行业绩补偿。

然而,在“踩线”完成业绩承诺之后,上海新高峰的业绩突然大幅下滑。2019年上半年,公司仅录得净利润0.42亿元,同比缩水51.46%。而随后爆出的“违规担保”事件则将双方的矛盾摆上台面。

据亚太药业披露,2019年10月底,公司通过自查发现,上海新高峰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新生源未履行对外担保事项正常的决策程序,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为核实情况,亚太药业于2019年11月25日派工作组进驻上海新高峰,试图接管上海新高峰和上海新生源。

然而,管控工作严重受阻。2019年12月底,亚太药业宣布无法接管上海新高峰及上海新生源的印章、营业执照等关键资料,亦无法掌握其实际经营情况、资产情况,已在事实上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失去控制。为此,亚太药业自2019年10月起不再将其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双方“散伙”给亚太药业的业绩带来沉重一击。2019年度,亚太药业实现营收7.09亿元,利润端亏损额达20.69亿元。

其中,将上海新高峰剥离出表确认了投资损失12.4亿元;终止原上海新高峰管理层推动的武汉光谷新药研发平台项目,对相关在建工程和固定资产计提减值准备3.19亿元;对原上海新高峰管理层引进的“生物制品1类新药重组人角质生长因子-2”等新药研发项目计提减值准备2.18亿元。

“对上海新高峰失去控制后,从事CRO业务的核心人员已经相继离职,CRO业务不再具有可持续性,这块业务基本都停掉了。”上述亚太药业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

剥离CRO业务之后,亚太药业自身的“造血”能力进一步堪忧。

“2015年正是中国药审改革拉开大幕的时候,CRO行业被炒得很热。亚太药业对上海新高峰的并购,在风口上做资本运作的意味大于经营业务转型。”9月17日,深圳某投资机构医药研究员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亚太药业现有业务的成长空间和盈利能力都难言乐观,扭亏的难度不小。

大股东资金链承压

自2011年医药行业“限抗令”推行以来,亚太药业自身主业持续萎缩。从2019年年报来看,亚太药业旗下的浙江泰司特生物、绍兴雅泰药业、绍兴兴亚药业等主要子公司都处于亏损中。

业绩疲软的同时,公司股价亦跌跌不休。在子公司失控的消息披露之前,亚太药业股价从2019年4月10日21.68元/股的高点跌至2019年12月24日的6.86元/股,跌幅达68.36%。

“2019年年初,亚太药业的股价就出现过几次闪崩。在公告披露之前,市场对上海新高峰的事情早有风闻。”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上海新高峰“爆雷”前夕,亚太药业实际控制人陈尧根家族已开始频频减持,在股价高位提前套现。据统计,从2018年下半年至2019年四季度,陈尧根家族合计减持套现近10亿元。

此外,亚太药业还于2019年4月完成了可转换公司债券公开发行,募得资金9.65亿元。该批可转债的转股价为16.25元/股,而截至9月18日,亚太药业的股价已跌至5.85元/股。

对于是否会下修可转债的转股价格,上述亚太药业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管理层有在考虑这个事,但这中间有很多手续,需要个过程,还没最终定下来。”

随着亚太药业股价大幅下跌,大股东资金链告急。

因高比例质押,自今年1月开始,实际控制人陈尧根夫妇以及控股股东亚太集团、亚太房地产所持股份陆续被司法冻结。截至9月18日,陈尧根及其配偶陈婉珍直接持有并通过亚太集团、亚太房地产间接持有亚太药业36.72%的股份。这些股份目前均处于质押和司法冻结状态。

据亚太药业2020年半年报披露,截至6月末,亚太集团因与多家银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涉及多起诉讼案件,到期未清偿债务约为9.29亿元。

此次涉及的三笔股权被拍卖暂不会危及陈尧根家族对亚太药业的控制地位。截至2020年6月末,亚太药业的前十大股东中,陈尧根家族成员占据8个席位。其中,大女儿陈奕琪和女婿吕旭幸合计持股5.61%,小女儿陈佳琪和女婿沈依伊合计持股5.23%。合计起来,陈尧根家族成员仍控制着亚太药业47.56%股权。

作者: 章遇

(原标题:大股东被迫卖股偿债 亚太药业造血能力堪忧)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c2v5.cn

buvb.cn

cjur.cn

buvy.cn

bvol.cn

cmij.cn

criz.cn

ciqm.cn

cugy.cn

bmor.cn

clgu.cn

cpvl.cn

bved.cn

cuef.cn

dcmv.cn

cujn.cn

cseu.cn

cmvy.cn

czfv.cn

b8b1.cn

bpri.cn

c6e9.cn

cjum.cn

c2a2.cn

bqur.cn

bpij.cn

ceuw.cn

btib.cn

b3j2.cn

bmoz.cn

cijw.cn

a8a7.cn

bxix.cn

cyox.cn

cyuj.cn

c9u1.cn

dbom.cn

bqim.cn

cuoh.cn

cbvn.cn

bkiy.cn

ceuf.cn

c8k9.cn

bhoj.cn

crur.cn

c9h2.cn

b2s2.cn

b2v1.cn

bvpw.cn

civm.cn

bhue.cn

c9s1.cn

dazv.cn

bvth.cn

cutk.cn

ceqv.cn

cvyi.cn

cveb.cn

bouw.cn

bniv.cn

a6s2.cn

bwoi.cn

c2i2.cn

bmvw.cn

d1v7.cn

c9c7.cn

c5i1.cn

bval.cn

a6e7.cn

d6n3.cn

a9y8.cn

dbro.cn

cxil.cn

bvpg.cn

butl.cn

d5t9.cn

beuf.cn

cyik.cn

c9l6.cn

a7s7.cn